失眠的小松鼠

旧有的:

这两天啄木鸟先生为着刚出生不久的鸟宝宝们更加勤劳的工作了,“哒 哒哒”的声音一直传到小松鼠的树洞。

“嗨, 我说啄木鸟先生,你能上别处走走吗?你发出的声音实在太大了,我无法入睡”小松鼠睡眼朦胧的从窝里探出脑袋。

“噢~真不好意思。我上别处去好了。不过你这大下午的怎么如此犯困,昨晚没睡好吗?”啄木鸟先生又凑进了些。“是的,我已经很多个夜晚一丝睡意也没有,大概从春天刚到的时候,开始整晚的睡不着。把天上少的可怜的星星数了又数,每次的数量都不一样。我还听见大熊一家深夜去露营,牵着小熊崽子真是吵,脚步声简直像是在打雷!”小松鼠抱怨着趴在窗边对他说道,“我好像是失眠了。”

啄木鸟先生走过整片的森林,见识自然比哪也没去过的松鼠姑娘多,也一向乐于帮助身边的伙伴们。“失眠?我倒是听从南边来的燕子说过,住在远处森林的长颈鹿先生会治这个病。不如你去到森林边上寻寻他罢!”说完,冲小松鼠笑笑便飞走了。

又过去几个夜晚,小松鼠简直烦透了没有太阳的深夜,她还是整晚整晚的不睡,星星多的时候趴在窗沿上数星星;有时候爬到树最高的地方看看远处的山,她一直想知道山的那边是否也有人和她一样许多个夜晚不需要睡眠,如果真有,她真想找到他(或者她)说说话,在这样静谧的夜里最缺少的就是一个同样醒着的人。

那份“原来有人也和我一样”的心情是小松鼠从未体会却如此渴望着的。于是她开始自言自语的和自己谈话,说些琐事,说白日里住在不远处的调皮小猴子老扯她的尾巴,她生气极了;说前些日子偷听到路过森林的赶路人说起城市里的灯光是怎样明亮,亮的像有日光看不见星星。“我真想去城市里看看,如果那里的深夜真如白天那样明亮,我在这样的深夜没有睡眠也不会算是怪人了吧?”她继续说着:“城市里的黑夜真的明亮到看不到星星吗?” 

风轻轻的,拂过小松鼠的树洞,小松鼠感到舒服极了,她喜欢这样带着花香的风,温温的。在这样的深夜,风其实也和小松鼠一样,不同的是,小松鼠原本是有睡眠的,但风生来不需要睡眠,他们只会感到累,从不会困,累了的时候站在树梢歇歇脚,或者停在望不见岸的海面上等等缓慢的船只。

风每晚都在听小松鼠说话,但从未回答过她任何一个凝问,只是静静的听着。风当然是见过城市里明亮如白日的深夜,那里灯光亮的的确看不见天上的星星,也听闻过许多故事、见过最貌美的姑娘、欣赏过铜铃发出的美妙乐曲、行过无数里路,渡过无数的河流和大桥。听过的抱怨自然也不胜其数,何况是由小松鼠这样平凡的姑娘发出。风只是觉得走一个人走的太无趣了,把耳边的话偷偷装了些进来消磨他自己虚无的心。他以为小松鼠失眠只是暂时的,或许到夏天还没来就已经好了,也就不想和她搭讪,陪她聊聊天,即使风知道小松鼠是这样的想要有人一起说说话。

小松鼠也想过要去远处的森林找长颈鹿先生治好失眠,但她觉得孤独的一个人真是可怜,她不愿意独身一个走那么长的路,翻山跃岭冒着危险去。她也以为她的失眠会像季节更换一样慢慢走到下一个阶段,慢慢好起来的。可事情并不如风和小松鼠想的那样,小松鼠的失眠一直持续到夏天最热的时候。

小松鼠变得沉默、孤立,就算在白天也再找不到伙伴们说说话。不是她不想说,她实在是不想说给没有用心听的人,小松鼠遇见蝴蝶,他们一见如故,开始了谈话,可小松鼠发觉蝴蝶姑娘要说的远比她想说的多的多,有时候小松鼠正说到兴头上,话还没有说完,蝴蝶姑娘早已兴致勃勃的说起早晨蜜蜂的笑话来。她忍耐着听完蝴蝶姑娘的话,默默走回家关上门。此后的好几天蝴蝶姑娘都来敲她的门叫她出去说话聊天,小松鼠只不应声让蝴蝶姑娘以为她没在家,其实小松鼠心情明白蝴蝶姑娘和她是不同的,她们虽然都很想找个对象好好说说话,聊聊天,但性质确是不同的。小松鼠只是想真真的说些心里的话,而蝴蝶姑娘只是要有人听她说说整日里有趣的事情。

风依然每晚都经过小松鼠的树洞听她唠唠叨叨的说一些无关痛痒的事情,有时候风会听见小松鼠的秘密,还会看见她抽搐的哭泣。风也感到小松鼠的失眠越来越厉害了。风想,如果我能和她说说话,她也许会感到不那么悲伤。

“小松鼠”风轻轻的说。

“是谁?!谁在说话?”

“嘿,不用怕,我是风。是我在和你说话。”

“风?你在哪里?我看不见,你快出来。”

“你当然看不见我,谁也看不见我,但你看看那树叶,闻闻空气里牡丹的香。”风抚着树叶在动,又飘到小松鼠身边说着。

小松鼠开始不害怕,她看到被风拂动的树叶,闻到淡淡的清香:“风,我看见你了。你在树上!”。风又跑过来拥抱了小松鼠,虽然他直接穿过她的身体透过去了。“呀!你就在我的树洞里!我感觉到你。”小松鼠开心的叫嚷起来,“你现在在哪里?”。

风回答:“我就在这里,和你说话。”小松鼠放心的坐下来和风说话。风和小松鼠都开心极了,他们畅聊了一整夜,一会儿也没停过!

直到太阳从对面的山头探出脑袋,他们才告别。小松鼠很快的入睡,在梦里笑出了声。后来小松鼠越来越期待黑夜,她甚至开始一点也不讨厌失眠,风先生每晚都准时到达,他们彻夜长聊。谁也不感到倦。

愉快的日子总是过的那么快,令人像从未经历过一样,时光是温柔的,但同样残忍。

夏天很快就过去,秋天,小松鼠依旧在失眠,但她觉得自己很快乐,即使和身边的人生活在不同的时间里。

秋更深一些的时候,她渐渐感到风在变凉,这如同他们的对话一样变得冷冷的。

“你知道海吗?她是如此温柔,安静,那样的优雅。”风回想起远处的海,对小松鼠念叨。

“是吗?海,那是什么样的?比森林里的百灵鸟唱歌还要好听吗?比蝴蝶姑娘还要美丽吗?她...很好吗?”小松鼠声音里透着隐藏的失落和不开心。风一点都没听出来,他依然把他曾看过的海徐徐道来,有时还骄傲的扬起小松鼠窗前的帘子说起他听过的最美妙的曲子,见过最美貌的姑娘。小松鼠觉得风的话是一颗自由的心。风是那样的热爱自由,不愿停留下来。而他已经停下来陪自己说了那么多个夜晚的话,陪伴了她一个夏天。她已经觉得很满足,她知道风是要走的,而谁也不能够留下他。他心里满满的都是对远方的向往,他越来越按捺不住远行的心。而海对他来说也只是向往的一部分,他想回去看看海,他最先与海相识,即使他们现在已经不再是朋友,但他依旧这样热爱着海。  

终于在冬日的清晨,风说:“我想我要走了”      

“好”没有挽留。这一直是小松鼠的性格。风走了。虽然风也会难过。

太阳每天照常升起,小松鼠依旧失眠,只是她已经分不清楚自己是真的像以前一样是失眠,还是已经习惯了失眠而不能入睡。这如同她一直不清楚风的样子一样。只是她知道风从秋天开始变得很冷,有时候她冷的哆嗦,但从来不说。

她还是不愿意去远处的森林找长颈鹿先生治好失眠,她依然很孤独。“明明两个人的时候去就好了”小松鼠这样想到。

她知道远行最无法承受的其实是孤独,这种孤独比一直呆在原地不走的孤独要恐怖的多。她甚至想,风先生可能在春天的时候会回来。带着春天的气息向她走来。

“风,你在哪里?我看不见你”

“风,你在这里!我感受到你”

 

“风,我触碰不到你,也拥抱不了你;但我曾真真切切的感受到你。”

小松鼠在夜里这样说道。  她从来不知道自己是否真的爱他,但她知道,她在等他。或者某一天不再等下去了,也去另一个森林走走,或者去找远处森林里的长颈鹿先生治好失眠。

而她到底有没有再失眠,谁也不知道。只是听从森林来的啄木鸟先生说起,在星星很多的夜晚,有人低语。而风到底有没有再来过,谁也不知道。只是听从大海走来的河流说起:风自由的行走   在每个角落。

 

——Cyan

评论
热度(191)
  1. 雪若寒Desert 转载了此文字
  2. CélestineDesert 转载了此文字
  3. 自渡Desert 转载了此文字
  4. CélestineDesert 转载了此文字
  5. 蓝橡树Desert 转载了此文字
  6. 亻亻.......Desert 转载了此文字
    听过

© 蓝橡树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