彼岸繁花

无殇阁:

  

 

 滚滚红尘,悠悠烟雨,曲终人散,不过苍悲。如花美眷,还是抵不过似水流年。守住那份约定,无力回眸为牢,在天愿作比翼鸟,在地愿为连理枝。只因,如今的我,成了断翅的鸟儿,成了无根的浮萍。人生自是有情痴,此恨不关风与月。因为是你,所以舍得痴情。因为一恋,所以舍得之殇。断桥一恋,千年之殇。

  

  多少柔美的回忆,婉约了沧桑辗过的年轮。多少想念的红尘,萦绕了几度花落飘过的明媚。多少梦里的重逢,惊艳了几世回眸的尘埃。独坐一隅,在红尘深处诉说着聚散离合,在时光的素笺上走笔,依然将你放在心上。山长水阔有穷时,此情绵绵无绝期。花开几度,苍白了谁的等待。我放下了天,放下地,唯独却放不下你。

  

  记忆不曾消散,岁月飞逝,时光从指尖溜过的那一瞬,有些感动从眼角滑落,滴落谁的心底,一时间谁又能说清呢?看落叶纷飞,听花落无声,不知道谁的心弦又被拨动,谁又牵念着谁?日出日落,月起月降,尽管物是人非,心却从未离开,仿佛远离尘世喧嚣一般,在某一个角落慢慢地生根,像宁静的海,温柔如初。若有来世,我愿做无涯边上的一朵幽兰,不慕群芳艳,但闻幽语娴。与山水为伴,与日月同欢。

  

  我说:你心若水,一点凝烟,点点柔绵。你说:我心如月,月下仙,年年明媚,只暖你容颜。你说,我愿为尘,风过,只落你肩。你说,我愿为风,温暖,拂你容颜。你说,我愿为雨,柔绵,湿你青衫。你说,我愿为水,流淌,为你深浅。你说,我愿为月,明媚,伴你无怨。你说,我愿为诗,此生,为你缠绵。我说,君可知,三月桃花为君迟。我说,君且知,拈花研墨为君诗。我说,君应知,揽月盈身寄相思。

  

  醉听素琴,浅笑诗吟,夜色阑珊,掬一捧心事入怀,万般牵念随月光水色轻回婉转,旖旎芬芳。此刻,好想:青灯墨下,与你举案齐眉,倚窗听风,盈盈浅笑间,为你筝音轻弹,红袖添香。如若可以,请许我青灯墨下,执一笔素笺,今生,为你吟尽千回百转念。当季节的风拂落一地风景妖娆,我仍会站在时光的渡口,以思念为笔,等待为笺,枕一帘心事横斜,轻拢一肩花香,为你,低吟浅唱那缕碎碎念。

  

  花若谢,定是为你凋零,泪若流,定是为你哭泣;月若瘦,定是为你相思,笔若动,定是为你写诗。执笔流年,醉枕墨香,不管落花有意,还是流水无情,我都愿意用最轻最淡的文字,为你写尽我那最重最浓的相思。余闲里,信手翻开为你写的诗,开头写着一见钟情,结尾却是一往情深。

  

  繁华未落,君可曾真正的修心过?君可曾真心爱过?君可曾把伊放心?一直都是有口无心的承诺,红尘过往,花开依然不见美景,也未见君心回。一曲琵琶语忆起多少梦,见与不见,无关爱情。念与不念,无关感情。舍与不舍,终究难舍。忘与不忘,终究难忘。尽管去如来,来如去,一人流年,终究要走自己的路……

  

  一切物已人非,哀叹何时终灭?逝水年华,笔落归伤,遗世风霜。一转身,就这样诀别,花落天涯。纵是山盟海誓,纵是地老天荒。千般怜爱为哪般?几多忧愁为何物?谁说高山不流水?谁谁草木不知春?尘世间,怎敌不过悲伤万千,挽不住你忧怨的回眸。悲泣天地鉴,飞雪三千念。此生,写不尽一世情缘。

  

  如花美眷,也敌不过似水流年;心若磐石,也敌不过过眼云烟;尘世有约,终不过是红尘一段歌。几奈何,分易分,聚难聚,爱与恨的千古愁。流光容易把人抛,而我却坚定的等待。心事如花,终有一天,会展开梦的名字。思绪悠悠,终有一日,会翻过有梦的那页。如今,沉默,在你的容颜里,寂寥的心事,不期邂逅着黯然。无声岁月,且行且远,舞一曲流年,跳一段地老天荒。

  

  彼岸繁花,开一千年,落一千年,花叶不相见,情不为因果,缘注定生死,浮华沧桑,终究太多的伤。喧嚣、沉寂,终究躲不过悲凉。蝶恋天涯,迁移一季,守望一季,对影两相弃,爱不为情生,璨璨泪雨下,流年,残惜,终究太多的痛,繁花,没落,终究逃不过惆怅。

评论
热度(4)
  1. 蓝橡树阅微斋 转载了此文字

© 蓝橡树 | Powered by LOFTER